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愿你们一切安好

夜里睡不着,想着是不是要找点事情做,无聊中打开电脑,随便浏览网站也没有找到吸引自己的资讯。随手打开狠狠地幸福这个博客,以前写的东西自己都懒得翻读,是不是再写点什么东西?今天给表弟打电话,电话那头很嘈杂,听起来很忙的样子,说是还在跟组,先挂断电话一会给我回过来,十几分钟后忙完了给我回了电话,聊聊这个片子,东扯西扯。挂了电话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做,每个人都过得很好。你们要是都混好了,...

失眠后的碎碎念

听着音乐还是睡不着,最近一个月持续处于一种夜里睡不着状态。每天晚饭都会和爷爷奶奶喝点酒,饭后玩会手机就睡觉,很准时的凌晨醒来就睡不着了,这算不算是一种病?夜里醒来的时候还会感觉到饿,现在每天吃饭尽量不吃饱,一定要好好控制下体重。每天趴在桌前写东西肯定没有很大运动量,只能从节食做起。

九号还有精准扶贫第三方迎检,每天不断的开会、填写各种表格,不断地到户走访。推倒重来的工作做得太多,现在也不觉得累了,没...

我输得起过去,又何惧将来

作为90后最大的我们已经奔三的人,在无数夜晚感慨时间匆匆流逝,自己碌碌无为,无能为力的看着自己慢慢长大,父母渐渐变老。力不从心的看上去很拼搏,连自己都知道自己的挣扎只能徒劳。

是夜,窗外冬雨淅淅沥沥下着,扬声器里想起王菲的《你在终点等我》,往事历历在目,努力爱过,谁在终点等我?走着走着,失去了自己,为了爱丢了无数东西,等一切都离开的时候,灯下形单影只回头看去,走着走着,丢了一路朋友。前天进城突然发...

迎接第三方检查

忙了一个多月的扶贫工作终于完成了第三方的检查,做起来很不容易每天都要埋头写资料,写完之后去户上收集信息然后整改,然后根据户上口述资料信息,回头再整改,并且还要不断的推倒重来,上面不断下发各种文件,每天都是在资料中度过,这两天还都在下雨,下户上的时候泥腿半截。这两天一直都在咳嗽,因为在忙碌中很少喝水烟抽的又多,每天晚上不喝点酒又不能很好的睡觉。忙完这些事情接下来休整两天就是县人大代表和乡镇人大代表选...

不断地自我反思

昨天跟几个老同学一起吃饭,谈到了也想了很多过去的事情,我们互相讨论的话题好像都已经模糊了记忆。我说的事情他们不一定能想得起来,他们说的事情我绞尽脑汁也不一定能想得起来。老朋友老同学在一起回忆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只是我不喜欢的一点是,很多年的感情,走着走着就变淡了,处着处着丢了一地的朋友。

我不是一个怀旧的人,说实话我不太愿意,提及过去的事情。没有什么可说的,很多提出来都是伤痕累累,还有可能让自己夜里...

读书真是费脑子

看书是个特别费脑子的活,因为报考的专升本,本身不需要怎么看书的,听听课做作业就行了,但是自己想着还是学点东西比较好,所以就订了几本教材,自己现在没事的时候翻翻看看。

很多知识都能看懂,但是就是觉得特别费脑子,在很长一段时间,很难静下心来进入书本的那个世界里。从上学的时候都没有好好的认真的读书,现在感觉到书中的那些道理和知识的重要性,重新拾起书本,发现很难很难。应了一句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初自...

要学的东西很多

自己该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这两天天气不算太冷所以我就在村里呆着哪儿都没去,先是搞扶贫脱贫材料,然后就是电商扶贫策划。现在就是一个想挣钱想挣钱,想法很简单,但是实施起来特别难。得一点儿空就想着跑些业务啊!但是现在感觉自己的时间好像都不是自己的呢!

身边的人看上去都很冷淡,身边的事,看上去都跟自己无关。走着走着,走丢了一堆的朋友。活着活着,快把自己都活没了。自己现在二十多岁的年纪感觉着很吃力,莫...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过着U盘一样的生活!

随着互联网对传统经济形式的冲击,各种新兴经济形式将在中国诞生,虽然它们还只是一种补充,但是将越来越多的影响传统社会,最终瓦解传统社会,构建崭新的社会结构。

放眼四望,如今的社会,各种“临时职位”日渐普遍。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过一种类似于“U”盘的生活,哪里需要就插在哪里,随插随取。以前有句话叫:我是社会主义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忘哪搬。现在看来这句话正在实现。

前几天去一个朋友的餐厅吃饭,老板告诉我他们有...

不知道写什么好

昨天跟卖兔子的人联系了,说是今天把兔子和其他东西运过来,我通知28户要买兔子的贫困户今天上午10点钟到村委会集合,我是一大早上就去村委会等着,没成想一直等到十一点多人才过来!接着收钱发兔子,事情进行得都很顺利,

以为要几个人,才能完成工作,结果发现根本用不了那么多的人,也不知道别的村子说发兔子的场面很混乱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感觉到很耗时间,搞了几个小时才弄完,一个人记账一个人收钱,一个人喊着顺序去让...

要不要多学技能

床前放着一把椅子,木质的很小的靠背椅子,他的年龄应该有十多年了,是我姥爷之前,送给我的,本身是一对儿,有一只因为我看摧残,早已化为朽木,填进了炉膛。剩下的这一只特别的珍惜,如今,保护的也算是特别的好,毕竟这是我能看到,姥爷给我留下的唯一。姥爷过世已经十年,这把椅子也可以算是一个念想。他们那个年代的人,都算是心灵手巧。包括我爷爷也是,他们会编筐,会编织渔网,会做一些简单的工艺品,农活上所需要的一些简...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