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情商低

几天都不在状态,该还被同学妹妹说我情商太低。没有办法啊,就这样子了,好多人说过我这个问题,但就是改不了,这是个硬伤,改不了就改不了吧。匆忙的工作又要迎来第三方的检查,接下来几天又要忙起来了。情商太低怎么办,到底要不要改?怎么改?

回忆

一大早刷朋友圈的时候就看到程总说了一句:今年的最后一个月。还有两个多月过年,时间过得真快。想给最后一个月开一个好头,大早上不到四点就起来收拾卫生,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跑完今天的三公里,感觉比之前跑起来轻松多了,好习惯不知道多久才能养成,能不能像我百词斩app背单词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坚持四百多天。吃饭这方面近来也很重视,这个体重实在不能放任不管了,口口声声喊着瘦身,这都一年过去了,还是这个样子,胖起来容易瘦下来难啊!真佩服那些有恒心说瘦就瘦的人。大外甥女六周生日,定个小蛋糕买几兜子零食去给她过生日,感

开了一天的会,不想评价。每到年底不是这检查就是那检查的,一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现在就一个感觉,困里很。补完这个表格补写那本会议记录,天知道一年下来怎么这么多要干的工作,上面有什么机构最基层必然有个相对应的岗位,一个人掰八瓣用可好。说出去有这么多人干活,可是谁知道真正要干多少活,真正有几个干活的?很累,很困,就是睡不着,自己喝一杯。。。

不评价

把跑步的时间从晚上改成早上锻炼,顶着大雾跑步感觉就是不一样。今天照例三公里,其实每次自己都没能跑这个距离,基本上都是跑一半走一半,小腿一直酸疼,估计是因为自己太胖了。准备在小米app上找个锻炼腹部的教程,看看能否把小肚子收回去,当然了,能练出肌肉就更好了。跟允律师去阜阳中院开庭,马路边上寒风瑟瑟的等了两个多小时才搞定,不得不说政府机构效率真不敢恭维。在万达吃晚饭的时候是跟程总几人一起吃的,讨论的都是结婚的事情,为了感情是基础这个话题争论不休。程总说没有爱情作为基础即便是你不出问题,难保证对方不会

十年

苗苗又给安排个相亲对象,绝对是让我奔着结婚的目的去的,不易感情为目的的婚姻是否值得。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慢慢处着再说,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向着哪个方向发展。最近自己的生活慢慢的开始自律起来,有了固定的安排,每天坚持运动坚持背单词,有一种工作安排的感觉,填满自己空闲的时间,不然闲下来真的感觉没有什么意义。阿奇跟我说昨夜做了一夜的梦,十年一梦,历历在目,过去的十多年又在梦里重现一遍,像是放电影一样,但是也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的,波澜不惊,平淡无奇。回头想想自己不也是一样的嘛,这十年是最没有意义的一段时间

祝福善良的你们

一老头来村里开证明,说家属去世卡中余额七十块钱想取出来,但是家里没人知道银行卡的密码,银行工作人员跟这老头说让村里开个密码遗忘的证明,不知道是老头表达不清还是银行故意刁难,这事儿外人知道了岂不滑天下大稽。村里的文书听完这老头的话直摇头,说干工作这么些年,经手开过的证明无数,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证明啊!如果我这个证明给他开出去了,这事儿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还不笑话我这个文书一点常识都不懂啊!后来在老头的一再要求之下,没法子只能给他开了证明,完事儿告诉他如果银行工作人员说证明不能使用的话,就让银行写好

过去的就是过去

静下来本来打算看完电视就睡觉的,淮滨那个朋友说过来吃饭了,给我发个定位,想了好长时间,还是决定不过去。这条心里面最不舒服的时候,我在网络这头陪了她好长时间,解开了心结突然告诉我她要结婚。事后我发现是我真的想多了,在这样的事情处理上,不是第一次,我不想再有下次,所以能躲则躲。打算跑五公里,结果只完成了一半,实在是跑不动了,本打算走也要走到底,结果隔壁大爷前两天天就埋在那块地里,就是我跑的路线在那里。天越来越黑,总感觉后面有双眼睛盯着我看。还是放弃了,明天早上再补回来吧。感觉腿肚子抽筋,热身没有做好

膈应的软件

360卫士不停的推送各种资讯广告窗口,特别恶心人,索性用腾讯管家给替换了,不喜欢这样的软件,你说我下载你是让你帮我干活的,你天天悄悄地干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时不时的蹦跶出来跟我找什么存在感呢?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存在,天天推送,连个关闭的按钮都没有,时不时烦人。还有在工作中也不要做这样的人,悄悄的干好自己分内事就是,不要时不时的在领导面前晃悠,净干些出力不讨好的事儿,说些越权的话,弄不好的话也像这破软件一样让领导心里膈应的慌,说不定哪天就把你清理出局。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就是每天在学习,不断地改

加班

跟同事一起加班到现在这个点才回来,喝了点酒眼睛都睁不开了,要是平时的话,这个点还兴奋着睁着大眼睛看书玩手机看电视呢。跟镇里的领导和兄弟村的同志们一起吃饭觉得自己真的不容易融入到他们的圈子里去,他们的言行思想很难让我接受,只是因为之前没有跟他们私下的接触过,彼此不了解而已,我认为弄融入进去就处,不能融进去不要硬着头往里面挤,非弄的双方尴尬自己出丑干嘛呢。年底到了,各项工作考评纷至沓来,不知道应该从哪个下手,党建年底扎帐,扶贫年终验收,乡风文明抓的也相当严格,个个都是重点。他们都认为自己的工作做完了

时间

邻居一大爷刚过世了,在村口好多人在议论他一生平淡经历,褒贬不一,所谓盖棺定论就是如此。跟他接触的不多,不作任何评价。只是感慨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走向终点的不归路,强制不可逆的。昨天午夜突然惊醒,想着自己马上虚岁就二十九了,将近过了人均寿命三分之一,到现在成家立业一样都没有完成,思及此,一夜无眠,对着不太明朗的夜空辗转天明。相亲好多人,一个个的处不下去,朋友圈或者别人嘴巴里看着她们陆续结婚生子,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给自己下定义?是不是属于那种谁都看不上眼的一类,就这个问题思忖良久,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