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毕业

收到提醒我的专升本论文可以提交了,感慨自己终于快要毕业了。从两年前开始考人民大学的专升本,中间经历了很多波折,终于快要毕业拿证了。虽然这个毕业证含金量不是太高,但总算也跟身边的人一样有个本科学历了,甚至我觉得这两年的时间学到的东西比在学校相同时间段得到的更多。何况等我有了这本科毕业证之后可以比之前进步的门槛更好迈入一点,不用受本科及以上学历这个条件的限制,当然了,全日制的除外。计生专干给我说我的一个贫困户病逝了,帮扶了对方两年的时间,实在感觉力不从心,因为他是个常年卧床不起的老爷子,也没有什么好

拆迁

又开始做资料,这个话题太敏感了不想说。感觉最近心态平缓了不少,做事情的时候能踏踏实实的坚持沉下心来,一点点的去做,慢慢的去完善不足之处。以前都是糊弄差不多应付过去了事,用了几年的时间终于完成一次大的转变,这个工作于我而言也是一个大的转变。在村里算算干了将近两年半的时间,这是我工作以来做得时间最久的一份工作,也是工资待遇最低的一份工作。我想坚持看看自己到底能做多久,因为现在除了这个工作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吗?虽然选择很多,但是大多不是我想要的,自己想要的太多了,都是有矛盾的,无法选择,静下心来坐

脾气

忙起来,时间长的时候我也容易出现很不好的一个状态,也不知怎么的,就突然之间火大起来了。跟一个村民吵了起来,直接把他的证件给撕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心里面不舒服,就找几个朋友喝酒,打了一圈的电话,发现很难找到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或者没有听到我打的电话,最后还是到邮政先生家里。两瓶酒喝的狂吐,吐完了,头疼,疼完了就睡觉。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怎么睡着的。醒来后发现身上还盖着被子,也不知道谁那么贴心。

未命名

档案局整理土地确权档案,忙了两天的时间。有一回做梦,还梦见我变成了一棵树。不得不说,当一棵树还是挺带劲的。狗在我脚上撒尿,鸟在我头上拉屎,谁喝多了都吐我一身。当然了,也不是没有好事。树下开了一朵美丽的小花,我愿意为她遮风挡雨,一生一世。春天到了,小花授了别的花的花粉,结了好多种子。然而,树叶都是绿色的…

保险

这两天跟保险公司打交道实在是够够的,每天跟当事人有接不完的电话。我现在就期待着赶紧的理赔结束,真的受够了。

周末

周末第一天就是一上午的会议,县长主持召开的电视电话会议,省扶贫办副主任发表的讲话,无外乎扶贫政策、扶贫所见所闻和扶贫领域的腐败和作风问题。下午照例安排走访行动,纪委的会到岗督查,也不记得又是几个周末没有休息,干了这份工作就注定弄不好就是全年无休晚上还得加个夜班,手上的工作也是繁琐至极,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党员活动日的材料还有准备好,综合治理的表格又要上报,周一的新闻稿件,周五的空壳村新闻材料,每天都会安排的很满,至少周一到周五是这个样子,按部就班也就算了,时不时的还来点新奇的工作。一上午的会议好

一个状态

暴雨下了一天,在自己的小店里一天没有出门,翻来覆去不知道今天做点什么好。微信和电话接了几个,感觉身边的朋友都渐行渐远。发现一个很久以来存在的现象,他们都在最失意的时候能想起我,得意翻身之后早不知去向,甚至记不起当年我为他们费劲精力时间金钱解决的问题,对于此智能用朋友惯用的表情“呵呵”自嘲一下,然后我自己也慢慢的忘记。不是想要他们得意时报答,至少得记得当初的事情,提及时最起码的感恩的有吧!虽然自己嘴上这么说,但是有求于我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只要自己能做得到的还是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至少现在还是在这样

看书

最近囫囵地翻完李宗吾的《厚黑学》,个中体会自己恍然以前的经历,没有弄明白的懂了很多。以前很少能完整的看完一本书,现在心不静的时候强迫这自己也能很好的阅读了,即便收益不大,也能作为一个兴趣爱好打发时间。之前一直持续的听喜马拉雅,最近忙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也都丢到脑后了,还有个值得关注的是现在中国的版权意识也在不断的加强,很多音乐电子书之类的都开始像国外一样收费了,囊中羞涩消费不起了。和别人敞开心扉聊天的时候觉得特别的累,是自己把自己活成这个样子的,总是提心吊胆小心翼翼。总担心说错什么话,做错什么事情,

充电

走访工作终于告一段落,又要开始闲下来一阵子,想不出来有什么事情要做。最近开始重新关注中国大学mooc课程,以前的网络课程没有好好的学习,现在工作生活中抽出一部分时间来好好给自己充充电,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用得着这些东西,但想着多学点东西总不会有错的。翻手机通讯录和微信好友,不知道该找谁聊天,感觉自己好像连个朋友都没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都有归宿,也不好去打扰。想跟他聊天的那两个人吧,人家又忙的不行。中午抽空的时候给4s店联系了下,看看我的车修好了没,最近天气一直不好,下雨天没有车出门都是问题。对方的

喜酒

一本家哥们喜得千金,昨晚给我说今天去他们家喝酒,饭菜尤为丰盛。这哥们儿十几岁的时候母亲过世,这么多年慢慢的就这么熬过来了,有了老婆孩子也算是又一家子人了。平时跟他接触的不多,因为我在家里他常年在外,也就是他媳妇快生孩子的时候才回来在县城找个工作顺便考驾照。在医院生孩子的时候都是他姐姐从外地回来给他里外的忙活着,家里还是需要女人,不然有点事情都没个照应的。这两天每天都在下雨,不喜欢这样的天气,每天都在走访贫困户,但是我负责的这几户贫困户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一点儿都闲不下来,一天去他们家几次都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