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工作又要被调整,这次是真的了,真的累,但是通知下了还是感觉心里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领导给我说到换届的时候才正式的交接工作,现在还要好好的当做自己分内的工作来干,应允好。我在想我是不是要下一个决定,只是现在还没有想好什么时候定下了。

大雪

昨天天空开始飘散雪花,到现在还在飘飘扬扬的,估计积雪得有三十公分厚,在记忆里好多年都没有下这么大的雪了。上次应该是在零八年的时候,印象特别深的是那时候上高中,为了这事儿还放假了,玩了好几天,每天催促我们的是万宇步行街的时代网吧,如今再去,网吧还在,只是换了名字,还有就是身边的那些人少了许多,下个十年会比现在更少。原以为进入腊月日子就能好过点,看来是不可能的了,扶贫还要继续。

2018

昨天一个朋友结婚,今天另一个朋友结婚,接下来结婚的会越来越多,算命的非拉着说我腊月破财,现在想想他算的真准,结婚生孩子的亲戚同学朋友一场一场的喜酒不断,可不是破财嘛!这句话用在谁身上都应该适用。元旦,大好的日子,新的一天,新的一周,新的一个月,新的一年。2018年1月1日星期一,从“一”开始,从头开始。我不相信这一年还会差的一塌糊涂,应该可以好起来了吧,老是这个样子怎么办?难道一辈子低人一等不成。也想追逐自己的梦想,但是知道梦想是艰难的,把梦想变成具体事情的时候,发现特别的遥远。我不会放弃,决不

再见,2017

2017年的最后一天想写一个年终总结,可是跟他们去跨年又喝醉了,不知道还能写几行文字?这几年每到元旦都是如此。既然在一块儿简单吃点儿简单喝点儿,然后打打牌聊会儿天,差不多快到午夜的时候各自散去。酒量都不怎么好,但是酒品都很好。顺便人就这么一点好,从来不会酒后闹事。回头看看这过去的一年,发现自己开始这个样子,晚上看不到一点的变化。并且这一年自我感觉也是特别不好的一年,各种不顺。无论是感情事业还是个人的目标,都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甚至比以前更差,我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感觉比以前更努力,但是混的比以前更差

扶贫

想一个人下乡去走访我的贫困户,但是又感觉这事儿一个人做起来太过吃力。想着找个人陪我一起去吧,又不知道该找谁。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也不是太好意思叫他们。感觉自己聊不到一块去的人就很难在一起很好的磨合,工作生活都一样。说话还是办事都感觉种种不适,还是一个人更自由点。我喜欢现在的工作目的,但是对于这样的工作形式和期间做的无用功很反感,没有意义的场面工作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纯粹的浪费人力物力,有这些钱还不如直接搞点惠民工程,再俗点还不如直接授之以鱼。逼着自己习惯不喜欢做的事情,要是以前,绝对不会妥

过生日

抽空给小外甥女过了个生日,小家伙有点不听话,很厉害,像她妈妈小时候一样,小的那个嘴巴特别会说,大点的现在越来越胎里胎气了,而且特别的爱哭。这么冷的天去给她们俩分别过生日不仅是因为她们是我外甥女,更因为感觉小时候对不住她们的妈妈,这么做也算是弥补下,至少让自己内心能过得去。以前的时候是条件不允许,现在生活稍微好点了,就想对她们都好点。忙完了工作之后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接下来的工作都没有具体的安排,也不知道应该从哪儿下手?党建材料倒是给我厚厚的两个大本子,让我补齐,天知道写完要到什么时候,慢慢写

管好自己

用心工作感觉真的挺不错的,以前很少有这样的感觉,现在慢慢进入状态,不知道算不算太晚。每天早上还是起不来,主要因为每天晚上睡得太晚。这样的习惯已经养成,现在想要改变真的很难。最近越来越胖,他们说熬夜会使人发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之前认为自己是个特别热心的人,现在有再大的热情也被生活磨灭了,管不了他们的事情也就不管了。说了别人也不会听,做了别人也不一定感恩。当然,我也不是想着回报,不是功利心的作用,只是想着做的事情要有价值。自己管好自己吧!

默哀

考试没有通过,也幸亏没过,如果过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做决定。只当做一次历练好了,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考试,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吧。在考试之前我就想着,如果考上了,怎么这么早考不上,那自有考不上的道理,也自有考不上的打算。看到排名还是觉得很遗憾,心里面总不是滋味,结果又喝上了。不如意的事情太多,半点不由人。今天也是公祭日,不写了。默哀。

1212

早就知道今天的状态不会太好,昨天晚上跟小志视频聊天的时候还在嘲笑对方,说他的前任明天就要和别人结婚了,然后谁承想报应很快就到我身上了 。一大早起来打扫完卫生接着睡觉,迷迷糊糊收到一姑娘微信消息,点开看看是和一个很胖很丑的男人的婚纱照,继而失落感倍至。这是介绍的一个对象,聊了一年多,时不时的能聊到半夜,前两天还好好的,现在突然为别人披上嫁衣,想想自己倒也可笑,不努力是什么都得不到的。还有比现在更惨了吗?心里面不舒服就像喝酒,前几天一直找不到喝酒的人,甚至带着酒回家都没能找到人一起喝。思忖一下午还是

也说扶贫

几天来,去年以来,接触了许多贫困户和乡镇干部,心里无尽酸楚。贫困户一次又一次接受来自各方的检阅,一遍又一遍的回顾自己的艰辛,一口又一口的诉说自己对党和国家的感恩。我不知道这种方式还要持续多久,但估计不会短,我不知道还要参与几次,但可能还会有,我不知道贫困户真实的感受是什么,但或许不情愿。几天来,去年以来,看到乡、村同志们日夜难眠的看着所谓专家的脸色,猜着他们的心思,诉着自己的不易,把我们奉为上宾,扪心自问,我们够格吗?我常说理解理解,然而或许只是敷衍、只是应酬,当看到他们随着贫困户一起哭的时候,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