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扯不开的纠缠

    初见,她说我叫简诺,简单的简,一诺千金的诺,于是年少相恋。她说好像从认识就总是给你添麻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宠她,故意的也没关系,这样挺好。可他只字未留的离开了四年,而她在等,一直在等,简诺不知道 郜驰还会不会回来了,她只有等待,不管是一年还是一辈子,她都等!

    一千五百二十天后, 郜驰回来了,可却对她陌路,于是出车祸昏迷,醒来后失明,他来问她:你在等我吗?她说,等你回来,说分手。他说离开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所以不敢要你等。现在我回来了,我有能力保护你,不会再离开。她说在等待的日子不是没想过放弃,可是我总催眠自己你离开的越久,距离回来的时间越近,你会回来的,一定会!

    他说在摩天轮升至最高点时,喜欢望着有你的方向,好像那样就能看见你在等我回来的样子,分开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样的结局不是我想要的,我不能就这样站在异国他乡回想你的样子,我必须爬起来带着你站在高处,你是我的,我要你,只要你。

    他说与她听他们遗失的四年。没有说出的是他们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她的父亲间接害死了他父母让他一无所有!而他未婚妻指责简诺是他的仇人,指责小诺不值得他爱,于是他动手打了那个要拆开他与小诺的女人。简诺疯了,怎么会这样?自己那么爱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她不愿清醒,不愿面对父亲,不愿……离开他。她逃避的时候,他一直守候他身边,他告诉她爱她所以选择宽容。他心里缺失的部分要她给他填平,她怎能不爱这个男人?

    出院总是头疼,他给她按摩,催眠她休息,宠她,似要把缺失的四年补回来。头痛欲裂,只能依靠药物缓解,呕吐,以为自己怀孕,却是染上了毒瘾。于是绝望,失踪。他在雨地找到她时,只听她说,你看老天爷也不让我们在一起呢!他说我要我们在一起,否则我要他们一起陪葬!她的药是他未婚妻买通医生换的毒品。她戒毒不想让他看到自己面目可憎的模样,求他离开。他说不管发生什么,不要放弃,永远不要。我陪你。不要驱逐我在你心外行吗?行吗?怎么不行!于是他陪她,不舍得她送医院,自己全程陪护,不舍得绑她,怕她痛就让她咬自己,她戒毒就是像疯了啊,他却默默承受。父亲为赎罪自杀,于是她离开,他等,他说就像你当初等我一样地,我在等待你,她说我们缘分已尽...不,我相信你爱我,我爱你,命运没有理由不让我们在一起。所以我等,等到我的背弯了也一样等。终于,在等待了四年后,老天眷顾了他。

    在机场湿润了眼睛对她说:简诺,简单的简,一诺千金的诺,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吗?她说我离开了四年,这儿,心,从未离开过。她想起一句话,永远不要在你十七八岁时爱上一个人,因为那会让你铭记一辈子。

    至此,驰年简诺,尘埃落定。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