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十一西安之行游记

    想一想我已经从西安回来八天了,过的真快,可是对西安之行的记忆却益发的深刻。

    还记得出发的那天,我们四个人都很开心很期待,坐在火车上,我们天南海北的聊天,到夜间十二点多,我们都没有丝毫困意。我们的火车提前到了西安站,下了火车,才发现西安正下着雨,不方便的天气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情绪,我们还是满怀热情的在百度地图的指引下去公交站坐车,到达我们的第一站——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去到的时候天还早,才六点半,我们就在博物馆门口开始排队等候开馆,天气有点凉,雨又一直下,没想到我们刚到西安,就遭遇这样的天气,也是不错的一番经历了。八点的时候开馆,我们进入售票区等待买票,在等待的过程中,博物馆里举行了升旗仪式,我们看着在大雨里身姿依然挺拔的军人们,在国歌的乐声中把国旗升起,都不禁肃然起敬。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亲身经历由真正的军人升旗的仪式,到现在我都记得当时的感受,听着激昂澎湃的国歌,我几乎热血沸腾到头皮发麻的地步,我们站在围观的人群中,四周都很静,每个人都在仰头凝望飘扬在半空中的五星红旗,还有人在轻轻跟着国歌一起唱。这次升旗真正让我感觉到中华民族的强大。进入到博物馆,我看到了很多在历史书上的只有图片的实物,从原始人的器具、挂饰,到周朝、秦汉、唐宋明清的历史文物,真是太丰富了,可惜我对历史不精通,很多东西也只是看个热闹,不能真正领悟到其中的珍贵。可即便是这样,我也已经很震撼了。

    从博物馆出来,我们坐公交去我们预定的宾馆办理入住,随便吃了午饭,就前往古城墙永宁门了。刚站到永宁门的大门前,我就被城墙的历史厚重感所吸引了,城墙很高,很雄伟,给人一种压迫感。很久之前我看过一段话,说古人最坚固的城墙是用糯米熬成的米汤和以黏土,用石头堆砌而成。现在看到这座古城墙,我的内心百感交集,我忽然觉得难过,为城墙感到难过,我想它该多么的孤独,它因它的坚固而存留于世千百年,它也因此矗立在一个完全不属于它的时代,一个它完全陌生的环境。它独自承受着世事的变迁,却并没有真正得到理解。感慨完,还是要踏上城墙游览一番的。天早已放晴,秋高气爽,让人直觉得早晨的阴雨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站在城墙上,有风,凉凉的,城墙由青砖砌成,坚固结实,表面略有些凹凸不平。我们四个人租了自行车准备环骑城墙,城墙四四方方加起来全长有近十四千米。在城墙上骑车很颠,轮胎总是蹦起来,只骑了一会,我们的手腕就被震麻了,可是我们不在乎,依然一路说着笑着迎着夕阳唱着国歌骑完了全程。

    下了城墙,我们四个都觉得不尽兴,于是决定去钟楼看据说是全亚洲最大的音乐喷泉,去到的时候已经八点了,喷泉表演九点开始,广场已经挤满了人,有的甚至爬到了树上,我们找了好一会,才找到一个视野相对较好的地方,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工作人员宣布表演开始,人群开始更加躁动,我们也翘首以盼,终于音乐响起,喷泉开始喷出高矮不一的水柱,随着音乐节奏的变化,水柱不断变幻着队形和高低,像精灵般自由的跳跃飞舞,美轮美奂。人们都疯狂拍照,唯恐漏掉一个精彩的瞬间,广场上热闹极了。喷泉表演了有20分钟就结束了,人群向外涌动着,我们也赶紧出去找公交站台。等我们到公交站台的时候都惊呆了,等着坐公交车的人太多了,好像整个西安城的人都跑来坐公交一样,到处都是人头攒动,我们四个制定了“火力全开”的四字方针,等车一开来,我们就拼劲全力向车门挤,争取全部挤上车。结果当然是如我们所愿。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们真的很可爱。

    回到住处,我们就赶紧轮流洗漱准备休息,陈平坐在桌子前做第二天的计划,我和雅还有张霞全都安逸的什么都不用操心。

    第二天,陈平说给我们放半天假,我们就一直睡到中午十点多才起床,去寻找最正宗的百年老店吃羊肉泡馍,然后去有名的回民街吃小吃,从回民街出来,离天黑还早,就坐车去了市里的一个书店逛,由于坐车也是挺花费时间的,所以等我们逛完书店,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就又赶紧做公车去到大唐芙蓉园,据说这是一个夜景很著名的景点。我们买票进到园子里,才发现里面与外面的世界相比,真是别有洞天,里面全都是仿唐建筑和仿唐文化,我们边走边看,观赏了人工瀑布,到玲珑曲折的小桥上看湖里的芙蓉和游鱼。芙蓉园里的仿唐建筑在灯光的作用下,好像每一座都是用琥珀色的琉璃瓦所建,在夜空下,遥遥望去,与天边的明月相称,竟让人有种不知今夕为何年的感觉,如梦似幻。我们随着人群走,到了一座很大的建筑前的一个小广场,广场上人很多,在等着看水上仿唐歌舞表演,我们站在人群的后面也跟着等,可是没想到表演开始后,我们的视线被完全遮挡,什么都看不到,就只好离开了,陈平说刚好所有人都在看表演,我们四个可以好好游园了。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们也都不再沮丧。没有多远,就看到前面有很大的几座雕塑,看着像是唐僧师徒四人,我们直奔而去,果然是他们,她们仨看到了二师兄,都嚷嚷着要跟八戒合影,哈哈还要摸着人家的大肚子。告别了西游记,我们逛其他的地方,走到一处僻静地所在,隐约闻到细细的水声,寻着声音走,看到一座假山,好像山门一般,我们就想进去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进到里面才发现,原来这不只是假山而已,假山上刻有唐代文学大家的名作,甚至还有一代女皇武则天的大作,两边的假山中间是条蜿蜒曲折的石板路,石板路下有淙淙的流水,有的漫到路两旁的石头上,一派清雅。我们四个趁着没人,便似醉了酒般,摇头晃脑的吟起诗来了。这么一路走一路赏景一路吟诗,倒也别有一番情趣。出了洞口,已经开始有游人的喧闹声了,再往前走,空中传来八戒的声声“猴哥,猴哥”,我们玩闹着喊彼此二师兄,走到了湖边,水面上正在上演着水幕电影《西游记》,我们只看了一会儿,就结束了。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准备回去,又开始了前一天的挤公车。

    在西安的第三天,也就是十月三号,我们迎来了西安的重头戏——秦始皇兵马俑。这天我们早早起来,步行三公里去车站坐车,在上午九点多才到达景区,等我们进去兵马俑的2号坑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2号坑的外面大厅里有一位老人,据说是第一个发现兵马俑的科学家,很多人都争着跟他合影,请他签名。2号坑不大,兵马俑破坏的很严重,几乎只剩下坑了,我们看了一会儿就转去1号坑,1号坑是最大的坑,有上千个兵俑,我们刚进去就被惊呆了,人真的是太多了,里三层外三层,完全把坑给包围的严严实实,我们见缝插针,慢慢挤到了最里层,见到了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真面目,我认真看了一会儿就赶紧出来了,因为后面的人把我挤的贴到栏杆上,再不出来我呼吸都困难了。从1号坑出来,我们去3号坑看了看,与2号坑差不多,就赶紧去秦始皇历史文物陈列馆参观了,这个陈列馆里陈列着大量的兵俑,这些兵俑都很精致,每个兵俑的发式、衣着、面部表情都不相同,既精又细,令人赞叹。在去的时候就听说,这个陈列馆里陈列的出土的秦国战车,是镇馆之宝,果然看到后,让人震惊,几千年前的战车居然保存的这么完整,造工如此精细,真让人惊叹。我们下午就坐车回去了,途中经过骊山,让我想起了繁华奢靡的阿旁宫,可惜被大火付之一炬,不然不知是怎么一番胜景呢。晚上我们又去了市区,在附近的酒吧一条街逛了逛,真的是很不一样的一条街。

    晚上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各自休息准备第二天坐火车去华山。由于是下午的火车,我们在中午吃了西安的最后一顿饭,依依告别了充满魅力的古城西安。

    华山火车站特别值得记上一笔,因为它是我见过的最小最破的火车站。我们在火车站坐火车站——华山的专线车前往华山,一路上看车窗外的街景,让我很费解,这么一个旅游城市,为何会像一个贫穷的小镇?路侧两旁楼房并不高,小餐馆倒是有很多,可是门面寒酸。来不及细想,司机让我们下车,他把我们放在宝莲灯柱下就开走了,我们不得不又花了些功夫找到我们预定的宾馆。在宾馆把行李放下,饥肠辘辘的我们都迫不及待的要去吃饭了。吃过饭,我们在超市买了第二天爬山用的干粮和水,便休息了,由于我们的计划是5号下午爬山,在山上过夜看6号的日出,所以我们第二天都睡到自然醒才起,然后收拾收拾,出去饱餐了一顿,背上干粮和水,又租了一个帐篷,就出发了,出发的时候大概是十二点,到了玉泉院,一路斜坡向上而行,因为时间多,我们边走边歇边玩,华山不愧是五岳中具有“险山”称号的名山,山壁如刀削斧劈般陡峭光滑,让人望之生畏。山脚下有蜿蜒数十里的溪水,溪水清澈见底,冰凉沁人,水底的石头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显现出奇特的色彩,陈平和张霞都感叹,这就是云南呀,云南处处都有这样的风景。一路向上,将近六千米的斜坡让我们累的歇了数次,这些斜坡有的坡度高达五六十度,走着很辛苦。我们的目的地是东峰,而最近的峰是北峰,所以我们都以北峰为目标,到了北峰,就说明我们已经胜利了一半。走完了斜坡,便全都是阶梯了,阶梯是曲折的,这一拐那一拐,盘旋着一点点上山,我们经过了很多关口,第一关、仙姑桥、通仙桥、九天玄女宫,千尺幢,特别值得一提的便是这千尺幢,千尺幢千尺幢,顾名思义,就是说高达千尺的楼,千尺说明很高,楼字说明很陡峭,像楼一样差不多要与地面垂直了。我们双手紧紧抓住两侧的铁索,步步小心慢慢攀爬,阶梯梯面很窄,只容得下一只横着放,最险要的是千尺幢的顶端是两座山峰的夹缝,不宽,只能容一人通过,要是胖的有点过了的人,只怕就过不去了。爬完了千尺幢,行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梨龙岭,梨龙岭离北峰已经不远了,我们在梨龙岭补充了能量后,就继续爬了,没过多久就上了北峰,我们骄傲的笑了。胜利绊不住我们的脚步,我们越过北峰继续攀登,走过了长长的一段阶梯过后,有一处叫云梯的石壁,比起千尺幢的险要,有过之而无不及。下一站是苍龙岭,我们本来的计划是先去西峰看日落,然后转去东峰的,看看太阳,恐怕赶不上了,我们索性不急着赶路,慢慢悠悠的走,到了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我们到了一个叫落日岭的地方,在那里看了日落,日落真的很美,但是也很快,太阳一会儿就沉到山下了。我们用相机拍下落日的美丽,又背起背包继续攀爬,大约快七点的时候我们到了金锁关,金锁关的铁索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金锁,有求财的求福的求姻缘的,粗了好多倍闪着金光的铁索让人看着很感动。金锁关的位置其实已经蛮高了,所谓高处不胜寒,感觉温度也低了,而且山风也刮的人生寒意。我们开始加衣服,穿上所有能穿的,仅仅短袖,我都套了仨。穿好衣服整备行装,开始向东峰进军,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所幸阶梯两边都有路灯,倒也没什么影响。过了东风关,就离东峰不远了,通往东峰峰顶的路有两条,其中一条叫天梯,非常险,由于天黑,我们都选择了相对安全的那条路。到达峰顶的时候已经八点了,我们立马找了一处挡风的地方支起帐篷,然后躲进帐篷里避风保暖,后来又租了军大衣。本以为这样周全会让我们睡个好觉,没想到夜爬的人很多,露宿的人也很多,峰顶闹哄哄的根本睡不着。我们在帐篷里拿出干粮准备吃晚饭,吃到嘴里的却都是冰冷的,冰冷的白饼,冰冷的火腿肠,甚至连压缩饼干都是冰冷的,水我们不敢喝,因为太凉。就这样吃完晚饭,我们四个围坐在一起聊天,到十二点多的时候,大家又累又困,实在撑不住了,便都裹着军大衣睡了,凌晨3点多的时候又都醒了,我们都说基本没睡着,太冷了,而且风太大了,山风呼啸着打着卷吹着哨的侵袭着我们的小帐篷,真担心帐篷被刮断,既然大家都睡不着,于是又坐起来聊天。后来有两个坐着我们帐篷旁边的两个女生跟我们搭话,一问,才知道居然是阜南的老乡。再后来一个男生也跟着说话,他是云南的。那两个女生说外面的星星很好看,我们应该看一看,听她这样说,我们也顾不得大风了,拉开帐篷向外看,果然如她所说,我见到了生命中最美的星空,漆黑的夜色,明亮的星星,星星好像变大了,就在我们头顶,真应了那句诗“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我们在帐篷里呆到五点半,就赶紧出来收了帐篷,准备看日出了。看日出的人太多了,峰顶密密麻麻的到处是人,我们见缝插针一点点往前挪,到六点半的时候太阳还没出来,有人猜测说是因为云层太厚了,太阳冲不出来。我们在瑟瑟的寒风中等待着日出,太阳它像一个娇美人,含羞带怯不肯见人,又像万物的主宰,众生仰慕它,只得静静等待它。天色一点点变亮,山景从模糊到清晰,从黑暗到明朗,天边那一线光也慢慢变大变长变宽变亮。光圈的色彩非常美丽,最外围浅灰,灰白,蓝白,浅蓝,深蓝,蓝青,青黄,黄橙,橙红,正红,日出东方红胜火,最中心的那一点火红火红,似太阳即将喷薄而出。终于太阳跃出来了,它光芒万丈,霞光一点点撒落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整座山都像披了一层金色纱衣,连山间的雾都是蒙蒙的金色。这是我第一次看日出,我觉得日出这种自然的不加雕琢修饰的美是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的,也不是谁可以用摄像机拍出来的,它的颜色是大自然赋予它的独特的色彩,无法用画笔模仿。唯有用眼睛去看,用心把它刻在脑子里。华山的日出也许不是最美的,但是在我心里,它已经非常美了。

    看完日出就已经七点多了,我们要赶紧下山,赶下午回蚌埠的火车。从东峰下来,我们去了南峰,南峰有个南天门,真像是建在天上一般。本来想再拐去西峰,可是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直接下山。下山途中我们四个失散了,我下到一半才知道,我比她们仨蠢了不止十倍的居然是原路返回,于是她们用了两个小时就下山了,而我,却用了五个多小时才下去,一路上,我不止多少次骂自己蠢货,不知多少次想躺在地上滚下山得了,不知多少次腿疼的想放弃,可是我仍然坚持下去了,现在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撑下来的。可是回忆非常珍贵。

    我们四个在山下吃了一顿热乎饭,就收拾行李赶去了火车站,因为在火车上有一场硬仗要打,我们四个都是站票,我们要站十三个多小时回蚌埠,在刚从华山上下来两条腿疼的不是自己的(不包括陈铁人陈平)情况下,站着回蚌埠,想想都醉了。不管能不能用的上,我们每人买了一把小马扎。这次又要坚决贯彻火力全开,对,我们要抢火车,我们四个飞奔着赶到我们所在的车厢,第一个上了车,并迅速占领了?两节车厢相连的部分,把小马扎撑开,哈哈有座位啦!可是从华山到蚌埠有十来站,每一站我们都要收起小马扎,下车,上车,然后以半包围的阵型守卫我们的地盘,这边车门一关,我们就默契的回到地盘上坐好,十几个小时,那一片领土居然都是我们的,也是我们运气好。坐上火车前半夜我们坐着打牌,有好事者还围观我们,有的还指导我们怎么出牌,真的是好和谐。但是后半夜我们就困得不行了,四个人抱一块睡着了。第二天七点多,谢天谢地,蚌埠终于到了,我们下了火车,吃了几个包子就回宿舍睡觉了。这次旅行结束了。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我也在此次旅行中经历了很多第一次,比如说第一次坐地铁,第一次露营等等。旅行的时光既短暂又漫长,每一天都觉得前一天像是一个月之前发生过的事,可是当旅行真的结束了,却有点惋惜太短暂。

    小时候我看那些武侠小说的时候,特别向往古人三五好友,仗剑江湖,行走于山水之间,快意人生,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也能有这样一天,正如那句段子说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