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妈妈唤我回家

    文/曹祥瑞

  幼时,我顺着稻香河流在妈妈的叫唤下回家;长大后,迎着朝阳在妈妈的目送下远离家乡;但不论如何,我们最终都将在亲情的呼唤下回到那个温暖的家……
  ——题记

  还记得一篇名为《毛毛回家》的文章。讲述了一位母亲在儿子违法逃逸后,不眠不休守在网络上唤他回家的故事。至今犹记得,当人们问她如何如此执着地让儿子回来,这岂不是亲手将他送入牢房?她淡淡地说:“我只要他回来,不管他被判多久,我和他爸都等他回家。”

  多么伟大的母亲!我想她要的不仅是他的人回来,也要他的思想回归到最初的美好吧!

  每次想到这儿,心里都不免有些感慨:父母是不是也在为我担心,盼我回家?自幼外出求学,虽离家不远,但毕竟不如在家自在。每一次回爱,都能看到母亲为忙碌的身影,以及离家时她欲言又止的神情,在我心中激起层层漩涡,令我终生难忘……

  那次,与她在田地间漫步,无意中看到大片芥菜,便随口说想吃芥菜水饺。她笑着说,一定要为我做,让我吃个够。但当天下午,学校便来电催我返校,妈妈系着围裙,双手局促不安地搓着,我笑着说:“妈,我下次回来再吃,不急……”

  再次回家,刚到家门,我便闻到一股芥菜的清香迎面拂来。愣神之间,妈妈已拉我入层,为我端上一碗满满的水饺。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趁着妈妈转身之际,我悄悄拭去眼角的泪珠。捞走一个水饺,狠狠地咬了一口,顿时清香四溢,一股回家的温暖充斥了我的全身。

  以后,每次回家,都能闻到一股芥菜的香气在我的家门前飘荡,这种味道也总是萦绕在我的鼻间,久久不散……

  曾经那曾《常常回家看看》令我始终难以明了它何以能在乐坛之中始终占据着重要地位,何以能够得到许多游子以及父母的青睐?如今,我才恍悟,它将父母子女之间的爱,刻画的如些传神,它给人一种由外而内的家的温馨,它唤醒了多少游子的归乡情怀……

  家,不在于它富丽堂皇,也不在于它一贫如洗;不在于它近在咫尺,也不在于它远成天涯……有爱的家才是我们最终的精神归属,才能够唤起我们回家的那一抹情思……

  朋友们,你听到了吗?妈妈在遥远的家乡唤我们回家……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