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开心伴随十二载

    文/曹祥瑞

  从我记事起,我的脑海中便储存了许多美好的片段,在夜深人静之时想起,我常常忍俊不禁。

  记得六岁那年,父母将我送到了幼儿园,但我生性活泼好动,不喜管束,因此总是和一帮小伙伴偷偷地躲起来。看老师找我们找得满头大汗,我们便趴在一起偷偷地笑。

  七岁时,妈妈买回了一只大公鸡,身上的羽毛很是漂亮,我便忍不住去摸它,便这只大公鸡却很凶,一点也不配合,我顿时一拍脑门,跑到屋里抓了一把麦子喂它,大公鸡果然安静下来。我摸着它嘿嘿傻笑,心里得意不已。

  我在八岁的时候上了小学,学习成绩不好,很不讨老师的喜欢,有一次,学校组织大扫除,我为了抓蛐蛐,将角落打扫得十分仔细,结果老师认为我干得很卖力,在班里表扬了我。以至于回家吃饭时我还在笑,弄得老爸老妈一头雾水。

  九岁时常听老师讲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并以此告诫我们平时学习要努力,但我那时却只得出了一个结论:种钱得钱?于是我很辛苦地攒了一块钱,把它埋进土里,没天都去浇水。有时做梦都看到我抱着一颗摇钱树傻呵呵地笑。

  我十岁的时候,哥哥把老爸最喜欢的茶杯摔破了,怕挨骂,便跟我商量让我顶罪,答应事后给我买一个棒棒糖,我据理力争,坚决反对,但哥哥最终以两个棒棒糖的“高价”将我成功收买,虽然后来我被老妈骂得挺惨,但棒棒糖真的很甜。

  我十一岁时像个假小子,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那时村外有一个桃园,里面结满了桃子,常常引诱得我们这群小孩子直流口水,有一天趁人不备,我们偷偷地钻了进去,摘了很多桃子跑回家。但老妈却狠地教训了我一顿,不得已我只得搂着那些桃子还给桃园的主人。那人见我如此,不仅没骂我,反而还送了我几个又大又甜的桃子,令我开心了很久。

  十二岁是周围的朋友都会骑自行车,我却只能干看着,于是下定决心学会它。但真正学时,却十分害怕,老爸在后面帮了扶着,告诉我不用担心,我才放下心来,骑了一会,想告诉老爸我自己试试,却发现老爸正站在原地朝我挥手,我高兴得差点摔了下来。

  十三岁那年,我上了初中,为了一雪前耻,改变老师对我的看法,我开始事事争当第一。后来老师果然挺喜欢我,还让我当了班长,我真是欣喜不已。

  我十四岁时进入青春期,十分叛逆,总认为老妈跟我有着很深的代沟,事事都不顺心。有一次,和老妈大吵了一架,赌气不想回家,但不久便饿得前胸贴后背。无奈之下我只得弃甲投降,回空认错,却发现桌子上正放着一块大蛋糕,老妈笑意迎迎地推我进屋吃饭。原来那天竟是我生日,我顿时破涕为笑。

  十五岁,学习十分紧张,我每天的心情都压抑得不得了。 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发现路两边开满了鲜花,我不禁在路边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心情竟舒畅起来。于是我爬起来拍拍屁股,高兴地朝家里跑去。

  我十六岁那年步入高中,老妈告诫我以后不能再疯疯癫癫了,要淑女点儿。我仔细留心了周围的女孩之后,也开始轻声细语地说话,小步地走路,但愿亲朋女友却一副见鬼的样子,还十分贴心地问我是不是病了,害我郁闷了很久。但又想想,以后不用再假装淑女,心情便又轻松起来。

   如今,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开始以成人自居,但老爸老妈却仍把我当小孩子。一次,老妈不在家,我发现屋里很乱,便收拾起来。结果老妈回来,发现我正干家务,惊喜地说:“呦,丫头会干活了!”我不禁有些得意,跟老妈说:“那是,咱现在可是大小了。”说完,我们娘俩哈哈大笑起来……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日。常听朋友抱怨人生无趣,其实不然,开心之事处处皆有,且看我们如何看等。与其愁怅,不如把酒言欢,对酒当歌。
    ——后记。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