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失落的文明

    文/葛凌渡

  我自诩是一个怀旧的人。

  单车,汽车。

  城市像小学生的作业本,被人胡乱的涂来改去,融合了奇妙的杂乱无章与锦绣繁华。常常骑着单车,享受着微风过耳的轻快,享受汗流浃背的惬意,享受急速飞驰的狂妄,享受无拘无束的自由。经过十个十字路口,在车飞马龙中穿梭;经过一排排房屋店铺,在鳞次梯比中遨游;经过一座座建筑工地,在尘土飞扬中放纵;经过一条条林萌小道,在郁郁葱葱中逗留。因为年轻,我不畏惧,有时迷恋过去,偶尔憧憬未来,有时蹉跎光阴,常常口无遮拦。

  有一天,忽然发现汽车的数量已经多于单车,它们庞大的身躯点据了每一条街道的中心,它们冲天的尾气笼罩了每一座城市的上空,我忽然明白过来:稼轩的“宝马雕车香满路”已然成为现实,单车在渐渐离我而去,一如我骑着单车驶过的岁无,无法收拾,更无法重来。

  血缘,金钱。

  我不属于那种见钱眼开见利忘义的类型,往往各种子报刊杂志和电视荧屏上看到五花入门的家庭纠纷案,百分之八九十与金钱有关。或者是某某欠某某钱,而两人是亲戚,于是一个想赖账,一个不依不找,一来二去去闹上公堂;或者是夫妻离婚,为了财产分割问题大打出手;又或者是儿女争夺父母的遗产。举不胜举。

  于此我不明白的是:在这些人眼中,难道亲情还不如钞票吗?古语有云:血浓与水。意即血缘是超越一切的。我可以赞同大义灭亲,却无论如何不敢苟同有钱能使鬼推磨。但凡涉及情感品质问题,金钱一概派不上任何用处。金钱能换来破镜重圆吗?不能。金钱能换来死而复生吗?不能。金钱能换来天长地久吗?不能。可是,这个挺简单的道理难住了当今不少人哦。

  烧饼,比萨。

  “开心时刻必胜客”,一则广告,两代情结。烧饼摊边,热气阵阵,推着单车的上班族,如蜻蜓点水般路过,结束早锻炼的老人们三三两两沿路而坐,7角钱的油条烧饼,生意还不错。西餐厅里,冷气袭袭,吮吸着饮料的年轻男女轻视着微笑,学生们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谈笑风生,55元的9坟比萨,生意堪称火爆。就像被高楼取代的四合小院,被高架桥取代的小桥流水,现代文明如洪水猛兽一般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吞噬着落后和破旧。现在赶走了过去,又将被未来赶走。传统的消逝,取而代之的却不是本国的文明,而是西方的文明;失落的,是我,是和我一样的国民,是我们用笔尖垂钓一地瘦瘦的忧伤。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