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过着U盘一样的生活!

随着互联网对传统经济形式的冲击,各种新兴经济形式将在中国诞生,虽然它们还只是一种补充,但是将越来越多的影响传统社会,最终瓦解传统社会,构建崭新的社会结构。

放眼四望,如今的社会,各种“临时职位”日渐普遍。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过一种类似于“U”盘的生活,哪里需要就插在哪里,随插随取。以前有句话叫:我是社会主义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忘哪搬。现在看来这句话正在实现。

前几天去一个朋友的餐厅吃饭,老板告诉我他们有一位顾客,经常会在接孙子上学的路上,顺便帮他们餐厅捎了几个外卖订单,然后挣一点外快。然后我前天在杭州打滴滴,就遇到了一个公司的司机,他是在帮公司送货回来的路上,顺便接一单,赚点外快。我觉的这两件事虽小,但是却代表了一种趋势。

很多人早已对打卡上班的生活早已厌倦,每天朝九晚五的节奏已经让他们丧失了创造力和积极性。于是一部分人开始出来自己找点事充实一下自己。对于那位帮公司送货回来的司机来说,你不能说这种行为是不合适的,因为他并没有浪费公司资源,因为是顺路嘛!

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利用多余的时间,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从而获得一定的报酬。比如送外卖的、上门美甲、上门搬家的等等,编辑离开了媒体、司机了离开了出租车公司、会计离开了会计事务所、律师也在离开律师事务所等等,他们越来越钟情于独立的服务某个精准的个人或机构。

而同时如今的一些公司为了开展短期项目,喜欢雇佣一些非合同制的“独立员工”,他们业务能力更强、更加专注,而且不需要缴纳各种保险,灵活又高效。

这就是“零工经济”(gig economy),它是一种以人为本的组织模式和工作方式,是人类第一次开始违反工业时代以来形成的“雇佣”模式。劳资双方似乎开始断裂了,项目越来越短平快、自由职业者越来越多,支付报酬越来越跟结果挂钩,对于劳资双方来说,这是一种皆大欢喜的转变。

当然,有些人是乐于当机器的一个零件的,因为人性里有慵懒的成份。但关键问题是,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大机器”被拆分,有很多有能力和积极性的人将从中解脱出来,哪怕成为一个非常小的独立机器,价值释放的都会比之前大很多。这些零工意味着可以向老板说不,选择自由,不做工资的奴隶,要做价值和收入的主人。

当然,我们首先得感谢互联网,是它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互联网不仅给“供给方”和“需求方”直接对接,而且可以使薪酬结算非常精确明细。

而且在零工经济中,私生活和工作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了。工作的最高境界就是生活,而生活的最高境界也是工作。只有这样,工作才能不至于成为一种负累。

请注意,“零工经济”并不是号召大家都去“打零工”,它们二者最关键的区别在于,打零工是为了维持生活所需,是一种单纯的出卖自己劳动力。跟一个人的兴趣、志向都无关联。而“零工经济”的本质是让大家利用自己的特长、资源,来实现自己的更高价值,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原理,这属于更高层次的需求。

“零工经济”的真正意义在于,我们完成了人性的解放,因为我们可以自我支配时间,选择自己钟情的服务和消费者,人们之间开始独立、互需,这将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人格平等。也就是说,今后就连“雇佣制”这种主流的协作方式都会越来越少,那就更不用说‘铁饭碗’以及经济保障了,未来社会是一个个充满动力和激情的承包人、供应商的新型经济形式。

其实,传统劳资关系可以看成一种二元制,既:劳动者和资本方基本处于“对立”的关系,因为每当劳动者多拿一份工资,资本方就必定要多付出一份钱。而未来的零工经济时代,就不再存在这种所谓的“零和博弈”。它会有无数个“供应商”和无数个“被服务者”,每一种建立起关系的双方之间都是“价值提供”和“价值反馈”的关系,也就是说:未来社会一定是多元的!

那么,“零工经济”跟“共享经济”的区别是什么呢?

共享经济的关键在共同享有,“供应商”往往跟“被服务者”分享自己的某种资源,比如车子、房子、各种设备等等。而零工经济的关键在于“供应商”主动采用上门服务的方式,它提供的服务往往是无形的。

那么,“零工经济”能成为未来的主流吗?

我们首先想一下共享经济、个体经济等等这些新兴的经济方式,你就会发现他们跟零工经济有不少关联,甚至他们似乎都在为一种崭新的社会体制做准备,不错,包括零工经济在内的其它新兴经济形式,都在朝着共产经济的方向在发展。

当然,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我们的社保、福利、养老金及工会体系必须为此做好准备,以迎接这场社会大变革。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