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生死

今年一共做了什么事情记不清,但印象深刻的事情必然有奔丧。特别是最近,没少接到噩耗,还都是沾亲带故的。生来见不得两种场景,生离死别。能不去的都不参加,那种氛围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不敢体会。本身我不忌讳生死之说,经历得多了就容易多想,日有所思,噩梦连连,搞得现在神经质的一个人的夜里疑神疑鬼,心里十分不踏实。前两天夜里洗完澡出门去店里加夜班,出门的时候都不敢坐电梯,一哥们儿穿一裤衩把我送到楼下看到值夜的保安晃动的手电光时心里才算踏实下来。越长大胆子越小,不该这样啊!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