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有病

上午上班的时候爷爷给我打电话,说是舅爷打电话问奶奶中午要不要一起去看摔伤的二姨奶,放下手中填写一半的扶贫手册和算账表,溜达几个常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奶奶,最后发现不知道去哪树地里拾了一大筐柴禾,给她说这事儿以后,她去问我婶子要不要一起去,答复今天有事儿,明天再去,然后奶奶就让我给舅爷回电话,听他们聊天的时候感觉一群七八十老人跟小孩子一样说话,听电话那头还有妗奶和二姨奶的声音,奶奶在电话里一遍遍的交待他们今天不去了,让他们在舅爷那儿等着,明天一起过去。想想真好,一群八十岁的兄弟姐妹到老了还能时常见个面聊聊天,还能有比这更美好的画面吗?

中午通知下午开扶贫会,并且通知周末正常上班,每天都是开会,在我的记忆里也就上周末加班没有开会,这半个月始终没有断过,今天安排这个事儿明天安排那个事儿。并且一领导说我的状态不好,我当即否认了,虽然我曾经常皱着眉抱怨着慢慢把工作搞好,但是最近不是这样子,确实是笑不出来,很少能有个好的状态。睡不好,工作压力大,生活也是如此,一同事开玩笑说胖是一种工作落下的毛病,这点我特别的赞同,我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这是对的。这两年没少胖,都是熬夜和上班的时候一直坐着要么骑着电瓶车下乡,运动量极少,并且没有特别强运动量会特别容易饿,至少我是这样子的。

所以,现在我变成这个样子了,这个病得治,但是不知道咋治。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