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也说扶贫

几天来,去年以来,接触了许多贫困户和乡镇干部,心里无尽酸楚。贫困户一次又一次接受来自各方的检阅,一遍又一遍的回顾自己的艰辛,一口又一口的诉说自己对党和国家的感恩。我不知道这种方式还要持续多久,但估计不会短,我不知道还要参与几次,但可能还会有,我不知道贫困户真实的感受是什么,但或许不情愿。

几天来,去年以来,看到乡、村同志们日夜难眠的看着所谓专家的脸色,猜着他们的心思,诉着自己的不易,把我们奉为上宾,扪心自问,我们够格吗?我常说理解理解,然而或许只是敷衍、只是应酬,当看到他们随着贫困户一起哭的时候,评估中的严苛要求是那么的冰冷;看到同学们匆忙的访问,他们是那么的紧张,深怕自己的付出被无视; 听到他们入户略带恳求的语气,他们是那么的无助; 见到他们听我们莫名其妙的所谓建议时,他们的眼神又是那么的无辜。农户是纯朴的、基层干部是可爱的、他们的工作是可敬的。相比他们,我似乎带着挑剔、清高、狰狞的态度和表情; 相比他们,我离农村如同隔世,所知苍白,所见无非沧海一粟; 相比他们,我常自省,哪里有资格对他们指手画脚。

几天来,去年以来,我越来越觉得害怕,怕看到贫困户期待、又敬畏的眼神,怕听到乡村同到贫困户期待、又敬畏的眼神,怕听到乡村同志们甚至放下自尊的祈求,怕想到过程中的点滴失误和责任。希望那里荡去检查的紧张气息,仍旧是个宁静的山村; 希望那里农户忘记烦扰,依然能够悠然南山; 希望那里不再有灾贫,永远物阜民丰。调研返回的路上心情复杂,含泪记下这些,望大家一起自省,与大家共勉。

文/安大某教授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