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时间

邻居一大爷刚过世了,在村口好多人在议论他一生平淡经历,褒贬不一,所谓盖棺定论就是如此。跟他接触的不多,不作任何评价。只是感慨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走向终点的不归路,强制不可逆的。

昨天午夜突然惊醒,想着自己马上虚岁就二十九了,将近过了人均寿命三分之一,到现在成家立业一样都没有完成,思及此,一夜无眠,对着不太明朗的夜空辗转天明。相亲好多人,一个个的处不下去,朋友圈或者别人嘴巴里看着她们陆续结婚生子,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给自己下定义?是不是属于那种谁都看不上眼的一类,就这个问题思忖良久,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答案,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自己。更或者我就是一个至如今都是失败者!有时候我会这么想,出问题应该都在自己身上。

想不通还是纠结,得空让身边人评价,虽然不一定听得进去,至少全方位的了解下自己方便自我剖析修正。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