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也许自己还是不够成熟

    文/莫瑾/Verily

    也许自己还是不够成熟,很多事情虽然知道应该这样做才是对的,可是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够真正的理解“家”到底寓意何在,总想逃离,有些胆怯,有些小心翼翼!

    从小到大,伤害我最多的,我想应该还是亲情吧,多少次沉默的听着他们愤怒的诉说着对我的不满,对我的抱怨,总是不满意。其实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你们却总是看不到,一开始我还会因为委屈而和你们争吵,可是,时间长了,我就会选择沉默,不说话,不反驳,难道这就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吗?

    记得以前我会因为委屈而在他们面前落泪,可是现在呢,我除了眼神里的空洞,就什么也都没有了,他们说现在的我变了,变的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是啊,时间真的狠可怕,岁月竟然可以让我变成现在这样!

    我不知道哪里才应该是我可以舔舐伤口的角落!我们天天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可是一天竟说不到十句话,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我觉得亲情有时候也是会很伤人的,想想什么话,什么事,亲人是不能够说,是不能够做的,如果说了或则是做了,也许会比别人做的更伤人,更可怕,更痛彻心扉!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很怕黑,很爱哭,很爱多想,想多了,哭多了,心也就会更累了,其实活着就已经够累的了,不是吗?

    记得以前特别喜欢吃草莓味的棒棒糖,喜欢吃香浓的巧克力,喜欢一边看机器猫一边幻想我要是也有一只这样可爱的叮铛猫,那该有多好啊!

    可是,有一天你就会发现,你已经好久没有吃过糖了,然巧克力呢,很无奈,几乎就要回忆不起它的味道,至于小可爱叮铛猫呢,我竟然突然之间发现,这个世界里还有动画片!

    以前,悲伤的电影结局会让我的心像是泡满了水一样难受,美好的结局会让我的心象是睡在软软的棉花糖上一样舒服;可是现在呢,悲伤的电影会让我沉默,美好的电影却会让我流眼泪,很多很多的眼泪,一下子就会涌现出来,怎样都没有办法收回!

    有些话,想说却说不得,只能想,在心里默默的沉淀,眼泪也往肚子里咽,虽然很苦涩,可是却始终都没有办法说出来,其实并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该从何说起,害怕说出来了,心里就变空了,那样就会更难过了。

    有些事情遇见了,眼泪会不知不觉中就掉下来,有些事情遇见了,眼泪拼命的想要掉下来,可是理智却强撑着不让眼泪落下,可是,前者和后者相比,哪一种会更痛呢,更伤人呢?

    可能是空闲的时间太多了,无聊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发现现在的自己会时常跟自己对话,自说自话。比如:瑾,要学着长记性了;或则是:瑾,他不是你的,你不能强求;又或则是:瑾,不要在犯贱了....

    是呀!这就是现在的我,我不认识我自己了一点都不认识了,我在也不是以前那个开心或则是不开心都写在脸上的瑾了!不在是那个拉着死党们的手,一边撒娇一边要奥利奥的那个瑾了!

    一切都回不去了,那些歌过去的我都变成了甜蜜又杀伤力极强的回忆了,可悲吧,可泣吧,可怕吧!人们总说:要学会在逆境中生存,多么有内涵的一句话,又有多少人可以真正的做到这一点呢!

    是不是,每个人不管她有多坏,多可恨,多可怕,她也都会有心软的一面呢!是不是因为狠久没有人在我眼前,在我身边在乎着我,关心着我,所以当有一个人,一不小心他进入了你的视线,一不小心给了你一丝不足为奇的温暖,然后你就会沦陷,就会让你冰封很久的心,一下子就化掉了呢!说明我不够坚定,不够坚强,不够成熟,不够理性!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