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幸福

The very happiness

留守的女孩

    作为留守儿童,她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听说还是婴儿的她差点被父母饿死,奶奶看她可怜就把她从广东带回了老家。

    因为小时候一块儿长大的些微情谊,我对她的关注比别的表弟妹多一点。

    她比我小三岁,我还记得我曾经背着她走过去太奶奶家的路。那时我也才四五岁,自己都走得不太稳,可我固执地认为,只有我背着,她才不会摔倒。现在想来,这也是一种自以为是吧。

    可是我没有想到,多年后的今天,我会想着她成长的痕迹,骂道:“真是蠢,那么多条路,每次都选死路。”

    是的,多年以后,那个漂亮纯朴的女孩子走上了一条由我目前浅薄的认知判断的“死路”。

    爹不疼,娘不爱。她的存在似乎是可有可无的。她总是和奶奶睡在一起,哪怕后来她们家起了大房子,有了电视机。好几次我回老家都发现,她和自己的父母不亲。好吧,一年到头见不到几次面,就算有血脉相连,不亲也是正常的。何况父母心中有个宝贝儿子,后来又有了一个小女儿,从小长在他们身边。

    高中毕业那年的暑假,我回老家,用阿妈的话说,考上了大学还是应该自己去说一声的。去到那里才知道,她那年中考,考的不怎么样,她的父母希望她去打工,补贴家用。16岁,还很青涩的年纪,村里许多女孩子在这个年纪却已经去广东打工,找个男人生孩子,等到年龄了就结婚。后来奶奶和阿妈说,她还是想读高中的。阿妈建议,要不去读卫校吧,一个中专,在那里读个护理专业,以后出来也许可以进医院当个护士或去药房买药,何况那个学校学费优惠,还有生活补贴。最终,她选择去了县城的二中读书。

    虽然因为她的成绩,我对她读高中考大学不抱期待,可好歹是她的选择,我们无话可说。因为加了她的QQ,我从她的“说说”里发现些东西,少女情窦初开。这在我看来虽然有些挂心,却也不算什么大事。

    三年后,她高中毕业了。没有考上本科,只能去读大专。她的父母怎么愿意,直接把人带到广东打工去了。她挣扎,也给我阿妈打了电话哭诉。阿妈受不住外婆和她的哭诉,劝她的父亲再给她读个大专吧,这年头高中文凭能做什么?可她,却在和父母的争吵中把准考证等一系列材料丢掉了,等到我阿妈劝通了她的父母也已经于事无补。

    她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四处打工,有一次我听阿妈叹息:一个月挣2600,她老妈却要她交2800上去,这不是要她的命嘛!我无语。

    工作之后的第一年,我回老家过年,还是那句话,找到工作了总要自己去说一声吧。回去后听说,她带了个剃着光头额头还有刺青的男人回家。后来又听说,她把户口本偷出去了,再后来,阿妈和我说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怀孕了,估计都有三个月了……

    回家后我一直在思考,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从小到大。初中没考好,高中还可以努力。高考没考好,如果真想读书为什么不珍惜机会,却要把自己的材料丢掉,断自己的后路?就算出去打工,难道不应该珍惜自己吗?自己都不珍惜自己,还指望谁来珍惜你?

    我不愿承认她是真蠢,只能说,环境对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是大人,也容易人云亦云,何况她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子。

    她的周围,大家都是读了初中就读高中的,她也要读高中。高中毕业了考不上大学或家里不让读书了的就去打工,所以她断自己的路毫不手软。打工了,哪个女孩子身边没有男朋友?所以她也有了,连孩子都来的顺理成章。

    好想问问她,你有没有一刻为了自己的人生思考过?努力过?不是简简单单的幻想,而是思考,然后去行动,尽可能让自己不后悔,不要让青春留守荒地。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Happiness

2010-2018 皖ICP备13017180号 备案 皖公网安备 34122502000001号